<canvas id="WRNMVGYK"><big id="nogVt7k"><label id="zkjefnx"><basefont id="MHTBJAE"></basefont></label></big></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矛盾又起
    江毅当然不会有异议,老老实实地看完了资料,然后目光又锁定到几个关于内功入门的建议贴。【零↑九△小↓說△網】

     细细的品味阅读前人总结的言论,江毅越看越兴奋,有些摸不清的地方瞬间就被打通了。而有些自以为正确的东西却突然发现是谬误,自己不小心走了歪路竟还不自知。

     通读了一遍,江毅所获颇多,对于习心法之人公敌——走火入魔又有了新的认识。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当江毅要退出来时,竟然发现留言居然多了几十条,讨论地热火朝天。

     江毅好奇地望去,以为在讨论武道上的高深问题,一看之下却是哭笑不得。

     萧萧落叶:“这小师妹喜新厌旧,三心二意,真是肤浅至极!”

     花和尚:“哈哈!令狐冲倒是对我的脾气,若是能碰上当浮三大白!”

     一剑无血:“我记得任我行是论坛里的老前辈吧,东方不败可是接近先天境界的绝世大宗师,也没听说他两有仇啊?”

     江毅看到这就没法保持平静了,没想到还真有小说里的人物存在?别被人盯上了吧?

     连忙道:“小说家之言,只为娱乐,不足为信!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惜花公子:“无妨,两位老前辈当不会怪罪。只是这小说只有一半,我等没个结局看着也不爽利,不知这位朋友能否弄来全套?”

     花和尚:“哈哈!兄弟,你这小说忒也精彩!只是老拿一半吊着,和尚我看得也不过瘾!”

     一剑无血:“@编号1985743,求完整版,好人一生平安!”

     江毅:“……”

     江毅没想到这本武侠书这么受欢迎,但随即想到他们所处的世界可不正是武侠世界么,这么接地气的小说恐怕正好对胃口。

     江毅:“叫我江毅就好,我明天就找来尽快上传!”

     惜花公子:“多谢江毅兄弟了,愚兄不才,堪堪练到了一流的境界。若是有修炼上的疑问,尽可提出来我等共同探讨。”

     江毅等的就是这句话,乐呵呵地下了线。

     眼睛一睁,感觉有些刺眼。惊觉之下才发现天已经亮了,江毅愕然起身,回想起来自己恐怕是不知不觉研究心得整整一夜。

     伸伸胳膊踢踢腿发现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丝疲累,精神也亢奋的很。进入个人中心,李真人留言说参悟道德经有感,要闭关一阵子。

     “难不成道教成仙的事迹都是真的?”江毅不禁有些怀疑,古今多少年来不知有多少人研究过道德经,也只是修身养性、富含哲理的经典,哪像在李真人手里就变成可修炼的仙术宝典了。

     早上去学校的路上,江毅拐进了一家手机店,选了一款性价比高的手机,连同手机卡一起办理好。

     在江毅的规划里,手机也是必不可少的通讯工具,将来不管是和梁先生合作的事情还是自己创业,手机迟早是要买的。

     别的不说,就是和梁先生谈合作的事情,江毅打算联系义和武馆的王师傅一起做个见证,也不至于被对方明目张胆地挖坑,被卖了还要替他数钱。

     当然这些怎是还是不要告诉父母的好。

     江毅刚坐下就感受到了教室里不寻常的气氛。

     纳闷地扫了一眼,对上吕永年的眼神,对方迅速岔开了目光。

     吕永年是想清楚了,暂时是对付不了江毅的,甚至还害怕他报复自己,只是这几天江毅都没什么动作让他安心了不少。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真心认栽了,他只是在等一个机会。

     杨子豪拿胳膊肘捣了捣江毅,向前努努嘴。江毅这才发现,沈君正尴尬地站在座位旁,原本属于她的椅子已经严重散架。

     江毅没法看到她的表情,只能看到她消瘦单薄的背影和长长漆黑的辫子,因为长时间站立的缘故,微微颤动着,像一株弱柳,不堪风雨袭扰。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看不到她的面部,江毅却能笃定一定是面无表情的模样。

     而她的周围甚至同桌,都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小声讥笑,窃窃私语。王娜和张晶晶几个人围着吕永年,放肆谈笑,昨天发生的事情像是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似的。

     郑妍大概是看不下去了,凑到沈君身旁不知在说什么,最后只见沈君缓缓而坚定地摇摇头,郑妍才一脸挫败地做回自己的位子。

     江毅叹了口气,也没打算参与女孩子之间的矛盾,不是他怕事,而是这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第一节课是生物课,生物老师是个中年秃头,可能是一直单身的缘故,脾气很古怪。看到沈君一直站着,总算对学习委员有些印象,诧异地问了一句,也没当回事,只是摆摆手让她站到后面去别挡着其他同学。

     这下子沈君可犯了难。她有轻度近视,又舍不得配眼镜,站到后面肯定看不到黑板。

     秃头老师看她磨磨蹭蹭的心中不耐,言语间就不客气起来。王娜他们趁势带头起哄,场面一下子喧腾起来,其他人冷眼旁观,只有郑妍想劝阻两句,但老师的态度摆在那,她再有人格魅力也不起作用。

     “老师我看不见!”

     “沈君你也太过分了,你站在那,后面的人还怎么学习?”

     “还是学习委员兼纪律委员呢?以身作则好吗?为别人考虑一下,站到后面去啊!”

     江毅看着那道孤独却顽强的背影,像是一叶孤舟,飘零在风雨中,摇摇晃晃没有方向,冷漠地等待着倾覆的那一刻。

     江毅叹了口气,唰的一下站起来。

     杨子豪瞪大眼睛,似乎知道江毅要做什么了,低声劝道:“大哥你干什么,没看见是民心所向吗?”

     本来喧闹的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大家都惊奇地看着他。江毅一向低调的很,在大兴哥那件事之后,一下子变成了所有人眼里最神秘的的人,对他行事多多少少很好奇。

     王娜和吕永年对视一眼,眉头大皱,心知这小子又出来搅局。

     江毅手提着自己的椅子在众人或惊奇或厌恶的眼神下,走到沈君身旁换掉他那把木椅。后者微微一愣,本能的就想拒绝,但一接触到江毅的眼神,突然说不出话来。

     或许是长期保持面无表情脸上肌肉僵硬,沈君想挤出个笑容也难以做到,只是点点头无言地道了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