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WRNMVGYK"><big id="nogVt7k"><label id="zkjefnx"><basefont id="MHTBJAE"></basefont></label></big></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买菜
    周蕾自以为这样的方式能拉近老师和学生的距离,消除与江毅之间的隔阂,正为自己的聪明而沾沾自喜呢。

     注意到江毅亲近的眼神(其实是色眯眯的眼光),周蕾笑脸盈盈,表现得更加温柔了。

     一个小意温柔,一个巴不得大饱眼福,两人一拍即合,谈话自然无比顺利。

     江毅也尽量客观地说了一下自己的学习情况。数理化不必说,底子在那,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尤其是数学,可以说是他的拉分项。只是英语有些凄惨,一百五十分的卷子只能拿到六七十分,上个学期末更低,也因为这个成绩飘出班级十名开外。

     周蕾蹙起好看的眉头,显然也是知道他的情况。对于如此严重的偏科,尤其是周蕾还是他的英语老师,江毅觉得有些尴尬。

     “蕾姐,我英语一直很差,从初中就这样了。”江毅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关系,英语想要及格还是很简单的,但首先你不能放弃。”周蕾认真地说道,眼里一片澄澈。

     “呃……”江毅有些汗颜,他确实对英语都近乎放弃了。没办法,谁叫他天生语感差,学了这么多年也只会一些简单的语法和句型。

     平时考试连蒙带猜,有些阅读理解干脆是两眼一抹黑完全不懂讲的什么,只能凭运气挑字数长的答案选项。而偏偏运气也不错,能蒙对不少,因此常常稳定在六七十分。

     “好的!蕾姐放心,我不会再放弃的!”江毅拍拍胸脯,以示决心。开什么玩笑?有美女老师辅导功课,怎么可能会放弃?

     “那就好,”周蕾很满意江毅的态度,笑靥如花,这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风情让江毅眼睛都直了。

     周蕾接着说道:“我现在给你制定个英语学习计划。首先基础很重要,背单词是必不可少的,也没有捷径。然后你每天……”

     毕竟是英语老师,对症下药,很快就拿出学习方案。

     虽然背单词对于江毅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那些个一眼望过去就头疼的单词背了就忘,实在恼人的很。不过在周蕾面前,也不敢提出异议,老老实实记住学习计划。

     与美女的谈话总是短暂的。讲完了学习情况之后,又聊了会天,江毅从没见过“俏罗刹”有这么平易近人的时候,想想都不可思议,所以也是谈兴大发,很快就到中午了。

     “好了,”周蕾拍拍手,从沙发上站起来:“小毅,你也饿了吧?我们出去吃饭吧。”

     不知道是不是周蕾平日里因为要作出高冷成熟的严师形象,而才二十几岁的她事实上还只是个正值妙龄的女子,早就憋得很辛苦,所以在江毅面前干脆放下了伪装,展现了最自然的一面。

     而自然而然的,对江毅的称呼就变成了小毅了。

     江毅当然没有意见,事实上在练了驱龙搏虎功后,他感觉饭量大涨,现在早就有些饿了。

     “蕾姐,要不去我家吃吧,也尝尝我的手艺?”作为一个宅男,父母经常不在家,江毅平时也会炒两个小菜的。别的不说,有些拿手菜比饭馆的味道都好。有时候江毅的母亲做菜都要向他取经。

     “你会做菜?”周蕾将信将疑,第一感觉就是江毅在大吹牛皮。现在的独生子女被惯坏了,她的一些朋友都出嫁了还不会烧菜呢。她倒是忘了自己也就会烧个韭菜炒鸡蛋外加鸡蛋煮面的水平。

     看着周蕾不以为然的表情,江毅就不乐意了。

     “嘿嘿,蕾姐,可别小瞧我。要不我俩打个赌?”

     周蕾见他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有些迟疑:“赌……赌什么?”

     “我赢了就得亲一个!”当然,这也只是江毅内心龌龊的想法,他可不敢说出来,万一周蕾脸皮薄,惹恼了直接把他扫地出门也是可能的。

     “唔,我赢了就请我看场电影吧!”江毅想了想,这样的要求应该不算过分。

     “好啊,一言为定!”周蕾还怕他提过分的要求呢,例如下次月考给个满分啥的。看个电影嘛,那还不是小意思。

     厨房其实是个小隔间,空间不大,不过厨具什么的倒是一应俱全。江毅看了看,厨房很干净整洁,天然气也有。

     “哎呦!”周蕾一拍额头,可爱地眨眨眼懊恼地说道:“今天才搬过来,忘记买菜了。”

     总不能对自己的学生说其实她不会做菜而是准备叫外卖吧?

     “那咱们出去买吧?你喜欢吃什么?”江毅倒是不在意,只是觉得这个邻家大姐姐有些傻的可爱。

     “拿出你的拿手菜就好了,反正姐姐我荤素不忌。”周蕾摆摆手,进里屋换了一件淡蓝色的外衣,更显得身材诱人,凹凸有致。在江毅面前转了一圈,像一只蓝色精灵翩翩起舞,带起一阵香风,“怎么样?漂亮吗?”

     “漂……漂亮!”江毅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诱惑?杏眸含笑,眼波不经意间流转,露出成熟的风情,让他老脸蹭的一下红了。

     “咳……我们走吧,再晚菜市场就买不到新鲜菜了!”江毅支支吾吾,不敢正眼看她,迅速换好鞋,夺门而出。

     周蕾眨眨眼,看江毅的囧样不禁“扑哧”一声笑出来。她刚才不过是小孩心性发作,看江毅一直想在她面前装成一副大人的模样,有心逗他,哪里想到他脸皮这么薄。

     “真是可爱的年纪……”

     ……

     菜市场离小区的位置并不远,这也是为了照顾居民们日常的生活所需。绕过一条车迹寥寥的小街,拐个弯就到了菜市场。

     因为还没开学,江毅穿着休闲装,与同样一身休闲的周蕾并排走在一起,加上江毅个头比周蕾高一点,即便是被人当作情侣也不显得突兀。

     周蕾走在大街上,像一朵盛开的玫瑰,即使是清丽的穿着和打扮,也难以掩盖她与身俱来的艳丽无双。

     那些个小年轻,还有心不老的大爷们,频频回顾,被同行的大妈狠狠地一捏腰间二两肉,龇牙咧嘴地立刻垂头丧气地耷拉下去。

     一路上享受着路人或嫉妒或羡慕的眼光,江毅心里大乐。

     “蕾姐,你看那些人,看我的眼光都可以杀人了!”

     周蕾白了一眼江毅,说道:“你是想说红颜祸水吗?”

     “哪能啊!再说了,有蕾姐这样的红颜,祸水怎么了,你就是捅破天了我也能兜住!那些人也就只能嫉妒!”江毅倒是大言不惭,美女跟前,即使吹牛皮也不能堕了威风。不过敢说出口就有些后悔了,后面的话说出来就有些孟浪,怕唐突佳人。

     “油嘴滑舌的!”周蕾嗔怪了一声,像是没有听出来不对,只当是他随口一说,也没在意。

     从小到大,周蕾对于周围的眼光已经见怪不怪了,花言巧语也听得太多,以至于都产生免疫。不过对江毅这样纯洁(只是她这么以为)的学生来说,这种真心的恭维夸赞还是让她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