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序章
    天荒大陆,各国纷争不休,人命贱如草。北地蛮夷,饮毛茹血,杀人为乐。不断侵略南地繁华城市。南地十大古国联合周边各国,以200万迎战50万北地蛮夷。大战历经20年总于在克里斯山脉结束。南地仅存不足50万人,各国元气大伤。用血和泪将蛮夷阻挡在克里斯山脉以北。并设下南北界限,北地之王哈撒一世战死。南方迎来了第一个和平的春天。

     各国经济因为战争急剧下滑,粮食紧缺。到处是难民哀嚎,人吃人的现象屡见不鲜。不少家庭妻离子散,到处是缺胳膊断腿的士兵,这些为了国家挣扎在死亡边缘的士兵,没想过战争结束了。只不过是痛苦日子的开始,不少没有活下去希望的人投河自尽。在这南江河中沉积了尽万人尸体,这条悲伤的河后来被人改成了英雄河。纪念死去的亡魂,祭奠这些勇士,也是对活下来的贵族一种另类的惩罚。对于这些可怜的人而已,所能做的也许只有怎么多。

     百年后,南地因为尝过战争的痛苦。只有经历过这种悲伤的人才明白这样的痛苦,才能理解战争的可怕。百年的平静给了各国发展的时间。南地逐渐繁荣昌盛,人们都快忘记人吃人的时代。除了被奴役的人群,被称为奴隶的贱民,有了这个烙印的人一辈子都不能从事其他的工作。只能收到主人的约束,即使生儿育女也世世代代为奴为仆。唯一的办法就是用赎金赎自己,或者立下战功。对于普通的奴隶而言基本在这个和平的世界是不可能的事情,为主人工作不但没有酬劳,有时候主人不开心的话你只能吃主人丢弃的东西。更别谈什么人权,秦国杨氏大族曾说过一句话:“你们生是我们的猪和牛,死不过是一堆杂草而已。”

     在靠近北地的克里斯山脉,有一个小国叫楚国。人口不过十万,经济落后。是抵御北地蛮夷的第一道防线,时常受到北地蛮夷的烧杀掠夺。虽然不至于引起大战争,可是对于楚国而言却是痛苦万分。部分村庄因为一次掠夺就会死一村的人,就算没死的人也会被蛮夷抓去当奴隶或者是发泄欲望的工具。这里的人早已放弃了生的希望,对于他们而言活着就只是活着而已,楚国不会为了几个村庄的人。而去触怒北地可怕的蛮夷,对于他们而言死去的人无关紧要。只要自己活着就好,习惯了和平的他们不愿意再去引起战争。

     北地没有农作物,只有狩猎野兽,没有经济来源,除了野兽就只有涩口的树根。春来时还能在冰川之下捕捉到鱼,冬天的时候就是面临饿死的下场,所以即使战争结束,北地之人依然互相战争。以战养战让强壮的男人活下去,而弱小的人只能成为“熟食”。所以冬天来的时候就会引起“冬扫”,对周围的村庄和城市进行掠夺。而楚国周围的村庄就是蛮夷重点照顾的对象。

     北地的人在弱肉强食的法则和以战养战的方式存活,对于南地忘记伤痛的国家过着酒池肉林生活的贵族而言。不论是军队的纪律还是士兵的个人素质,都不在一个档次。最主要的是北地拥有军魂,而南地的人或许只有再次尝到大刀才能领悟到祖先的痛苦,他们已经失去了战斗意志。

     战争只是还未到时机,北地虽为蛮夷却也不是傻子。在军队人数悬殊太大和武器装备方面的差距,足以改变战争的结果。

     北地皇宫中来了一位南地贵族,这位贵族的到来即将打破百年和平。他带来了一个消息可以为北地提供武器和粮食,条件是需要北地克里斯山脉。这位贵族无意间发现克里斯山脉有一条巨大的金矿,如果能开采出来,他甚至可以建立一个国家,拥有一支10万全副武装的军队。北地之王哈撒三世虽然奇怪,这位贵族为什么会需要一个寸草不生的荒地,可是在粮食和武器的诱惑下答应了这位贵族。这位贵族是鬼国的大将军也是鬼国皇帝的弟弟鬼师。

     位于离北地最近的十大古国之一的鬼国而言,给北地提供粮食和武器无疑等于自杀。所以鬼师和鬼国皇帝商量决定,给北地最差的粮食和武器。换取可以让鬼国变成十大古国之首的机会,北地虽为蛮夷也不是傻子。所以鬼国决定将劣质粮食混在精致粮食里面。用最差的铁矿炼制武器,并将武器炼制的很薄很锋利却失去了武器的韧性和硬度。可是他们不知道,这些很薄的武器被蛮夷发现后从新打造成他们的噩梦。

     就在北地养精蓄锐的时候,北地边缘的一处城堡中,一位身高2米,虎背熊腰的男子,站在城墙边看着远方的南地。他是北地的嗜血猎手伊达尔,伊达尔长相狰狞,一个刀疤从头顶到嘴唇,似乎将脸分成两半。如狮子般的头发,搭配上尖锐的牙齿,看上去更像是一个野兽。伊达尔决定在这个冬天进行一次大规模的‘冬扫’。伊达尔所在的部落是北地的十大部落之一,也是北地之王的十将之一,这个冬天面临巨大的粮食危机,伊达尔一意孤行的用部落一年的粮食给皇宫换取了5万人的武器。如果他不发动战争,这个冬天就会让部落的人十不存一、他的目标就是楚国而不是楚国周边的村庄。虽然这样也许会引来南地的剧烈的反抗,但是他不在乎,他只在乎他的部落。不过他也不是愚蠢的人,他需要一个借口,一个对楚国开战的借口。所以他派出自己的妹妹伊妮莎去和楚国联姻,然后让妹妹服下冬眠草。冬眠草是一种只会在北极地才会孕育的一种可以让人呈现假死状态的一种草,这种草很珍贵即使在北地皇宫也不曾拥有,只是听说过而已。这时伊达尔一次狩猎野兽时无意发现的,本来以为不会有什么用,没想到这次派上了大用场。

     想到这里,伊达尔决定去和妹妹商量。伊妮莎的房间很精致,地上铺了一张巨大的黑熊皮。伊妮莎一头靓丽的黑发,精致的五官,身穿兽皮连衣裙,傲人的身材。相比伊达尔而言,伊妮莎就是天使。伊妮莎看到哥哥的到来欢笑的问道:“哥哥,你能不能今年冬扫的时候带上我。我也想看看部落勇士征战沙场的样子。”伊达尔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爱怜的摸摸伊妮莎:“今年恐怕不行,下次吧!哥哥这次需要你帮个忙。”伊达尔将来龙去脉告诉了伊妮莎,伊妮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对于伊妮莎而言,哥哥的话她不需要思考,也不需要去怀疑。

     伊达尔走出房间,想到自己疼爱的妹妹要受到伤害。他就决定这次要将南地的那些懦夫全部杀光,来弥补自己妹妹的伤害。

     在楚国最靠边的村庄,这个村庄今天发生了一件大事情,村长的儿子出生了。对于靠近北地而言,没有什么能比新生命的出生更能给人带来希望。房间内一位身躯凛凛,相貌平凡。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全身肌肉如钢筋一般的结实。长期和北地蛮夷作战所以,男子全身遍布伤痕。村民都很感激这位村长如果不是他,或许这个村早就不复存在了。就是他带着村中的男子一次次抵御北地蛮夷的大刀,虽然生活不好,可是至少让大家看到了希望。就在这是一位身穿麻布的女子,仪态端庄。不算什么闭月羞花,却也是五官端正的女子走过来:“夫君,在想什么。”男子回答道:“在想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

     男子抱起床边的孩子,面前的孩子有双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甚是可爱,肉嘟嘟的小脸,加上安静的睡姿就像是瓷娃娃一样让人爱不释手,孩子左肩上有一个很大的胎记,形状似月牙。男子宠爱的看着孩子说道:“不如就叫杨安,我希望孩子以后平平安安,”女子也爱怜的看着孩子说道:“好,就叫杨安,只希望他一生平平安安。”夫妻相视一笑,这温馨的画面让人安宁。然而他们谁也没想到,这样的和平安宁持续不了多久。这个村庄将迎来灭村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