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WRNMVGYK"><big id="nogVt7k"><label id="zkjefnx"><basefont id="MHTBJAE"></basefont></label></big></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光阴似箭
    这日,晴空万里。郑森几日相约来到了尹江的房前,尹江看着几人的到来,连忙起身问道:“郑森你母亲的病情有没有好转?”郑森和身后几人公然下跪道:“谢百夫长关怀,如果不是百夫长我们几人不但死无全尸,还要连累家人。如此大恩无以为报,兄弟们愿意以百夫长马首是瞻,万死不辞。”

     尹江连忙上前将几日扶起,一脸愧疚的说到:“我还是去晚了一步,只是当时的情况岌岌可危,我也无能为力,才让一个兄弟就怎么离去了。你们也不用如此,那种人就算你们不出面,我也一定不会放过他,快起来坐下。”

     这日尹江才知道,四人皆是苦命之人。郑森从小与父亲狩猎为生,后来被强征入伍,在一场与鬼国士兵的交锋中死去。只留下母亲相依为命。母亲磨豆腐,买豆腐为生,终于把郑森拉扯大。却因为年轻操劳,落下一身的病,每日痛不勘言。郑森无奈之下从军,一是为父报仇,二是想功成名就。好照顾母亲,治好母亲的疾患。

     四人中最小的一个是石头,石头从小无父无母,从小和自己奶奶长大。奶奶死后,便一直乞讨为生,后来入了伍。里面最魁梧的一个叫刘猛,刘猛是打铁的。父亲因为打造了一把好剑,被当地的贵族看中想强取豪夺,刘猛父亲不愿屈服。得罪了贵族,被安了一个私自打造军事兵器被捕入狱,刘猛前去营救不成被捕入狱,其母带着兵器前去换回了父子,可是父亲出来以后郁郁而终,其母也在不久之后离开了人世。还有一人是奴仆出生,曾是一位富豪和青楼女子所生,富豪始乱终弃,在母亲逝世后,投生为奴,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这人自己改名为恨生,至于以前的名字无从得知。

     五人聊了许久,郑森四人与尹江越聊越投机,尹江也对四人有很大的好感。几人皆是重情重义之辈,不是什么卑鄙小人,从他们能一起生死与共就可以看出,四人情同手足。

     四人离去后,尹江第一次有一个想要拥有自己势力的想法,他不想苟活在这世上,身为七尺男儿,又正是热血年纪,总要做点疯狂的事情,这样就算在理想的道路上死去,也算死而无憾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光阴似箭。逐渐长大的尹江,在经历了很多事情以后逐渐变得成熟起来。已经十八岁的尹江,在军营中的生活已经将他磨炼的就像一把钢刀,刀出寒芒到。这段时间也让军中的大部分人认可了尹江,其中以郑森几人是尹江的死忠。只有长相阴险的男子和他几个狐朋狗党,经常找尹江麻烦,可是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无伤大雅。只是不胜其烦而已。

     今天尹江得到一个消息,白帝城城主之女白嫣然要带两千人去天皇山剿匪。此处盗贼横行,经常烧杀掠夺,无恶不作。最可恨的是,他们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当地的村民无一幸免,方圆百里荒芜一片,无人居住,曾经居住这里的人,基本都死光了。能逃出去的所剩无几,上到八十老人,下到几岁幼童。

     此次剿匪刚好是十营和十五营被选中,只留给尹江众人一天的时间。第二天一早,大家来到操场上,整装待发。尹江和郑森几人正在聊着白嫣然,据说此女冰雪聪明,十岁熟读各种书籍,十五岁学习武艺,寻常的男子都不是其对手。如今十八岁熟读兵书,经常为其父出谋划策。更重要是白嫣然从小乖巧伶俐,如今长大之后更是倾国倾城。是白帝城的第一美人,只是听说白嫣然冰冷如霜,又是城主之女,所以眼界很高,曾经雷国皇子雷泽出使白帝城遇见白嫣然。一见倾心,使出浑身解数追求白嫣然,白嫣然都无动于衷,雷泽甚至带领一万雷军,五十万白银作为聘礼。白帝城主都为之动心,做了说客。可惜只有十六岁的白嫣然毅然决然的拒绝了。气的白帝城主将白嫣然关押在自己的房间,不准白嫣然出去。倔强的白嫣然绝食了三天三夜,吓的白帝城主放弃了此次联姻,白帝城主只有怎么一个女儿。从小舍不得让她受一点委屈,这是第一次下如此重的手。本意只是想让白嫣然屈服,却没想到事情没自己想的那么容易。比起自己的女儿,宏图大业对于没有儿子的白帝城主不算什么,最后这件事情也就作罢。

     就在几人谈的津津有味的时候,从军营门外走进来一位女子,身穿白色铠甲,脚下一匹白色克鲁雅思马,克鲁雅思马是马中精品,日行千里,速度极快,西里亚马只能在克鲁雅思马后面吃灰,不但速度逊色不少,就是耐力也不是西里亚马可以比的。女子一头浓厚乌黑的披肩发,犹如黑色的瀑布垂挂与半空,柳叶弯眉,冷艳冰霜的瓜子脸,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有勾魂夺魄的魅力,给人一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倾国倾城的容貌当时就看呆了众人。尹江也痴痴的望着白嫣然,可是想到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又默默的低下头,不敢再直视白嫣然,怕亵渎了女神。

     白嫣然精致的面孔下藏着一颗冰冷的心,这样的女子是最难让人接近的,也是最能激起男人征服欲望的。白嫣然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出发。”

     众人浩浩荡荡的就出发去了天皇山,一路上不少热血小伙都在心里幻想着如何英雄救美,逆袭白富美,甚至不少人心里下定决心即使自己死无全尸也要保护白嫣然,可见此女的魅力到底是有多么大。

     众人行了进半月的路程,终于来到了天皇上的边缘,沿途的村庄不是残埂断壁,就是廖无人烟,甚至有一个离天皇山较近的村庄,尸横遍野,腐臭弥漫在空气中,空气中漂浮着哀伤,一路的惨状让兴致勃勃的众人心里似乎都压着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就连冷艳冰霜的白嫣然都露出一脸不忍和愤恨。

     众人在天皇山下安营扎寨,休息一晚。准备明日进攻天皇山的劫匪,尹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一路的惨状就让尹江揪心的烦躁。决定出去透透气的尹江来到了天皇山旁的一片树林旁,树林里有一座潭水,水面清澈见底,月光照耀下,潭水波光潋滟,

     准备洗个脸的尹江,看着前面一女子坐在潭边的石头上,用修长美丽的双手荡着潭水,看上去就像天上的仙女坠落凡尘,这人正是白嫣然。卸下盔甲的白嫣然更美丽,少了一份英姿飒爽,却多了一份楚楚可怜,娇媚无比。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看呆的尹江就像是一块石头一样一动不动的,心里想着此生若能有此女作伴,也算得上死而无憾了。借着月光,尹江看到,白嫣然看着沿途走过来的地方,紧皱着眉头,泛着泪光的眼神,楚楚可怜,看的让人心碎,只想上前将她拥入怀中好好呵护。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尹江心里蔓延,他觉得白嫣然在悲伤那些村民。尹江心里不禁闪过一个念头,真是一个善良美丽的好姑娘。不敢久待的尹江,轻手轻脚的离去了。

     第二日,白嫣然命百名斥候,打探周围地形,并沿途仔细的检查,发现了不少陷阱、大坑,还有不少的暗道。众人行军很慢就怕被埋伏,虽然两千人马对阵一千匪徒,人数上占尽优势。可是战场不光是人数决定胜负,还存在无限的可能性,熟读兵书的白嫣然,小心推进。沿途做了很多的简易地图,甚至是各种标记。为了让众人尽快熟悉这里的环境,白嫣然还亲自带了两百士兵,潜伏去了匪徒的寨子附近观察地形。这是很冒险的决定,从来不会有哪位大将做到这个程度,白嫣然的此举动再次俘虏了不少士兵的心。

     经过几日的观察,即使心中不怎么看好白嫣然的士兵都默默的开始认同这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

     这段时间白嫣然和手下的大将启天兆不停的商量着作战计划,启天兆对白嫣然的战略计划大为赞叹,最开始启天兆一直认为白嫣然不过是来军中镀金的,可是连续几日的相处,历经百战的启天兆也不得不佩服白嫣然指挥部队的能力,完全不像是一个新手,更像是一个历经沙场的老将,渐渐的启天兆也收起了对白嫣然的轻视。

     今天风和日丽,白嫣然决定今日攻打寨子,因为士兵对地形不如匪徒熟悉,加上对面的匪徒早就知道白嫣然等人的到来,夜晚奇袭已经没了有意义。所以决定白天攻打寨子,士兵们群愤激昂,恨不得食其肉、啖其血。

     白嫣然看着士气正高的军队,绝美的容颜,柳眉倒竖,杏眼圆睁道:“全军出击,杀光这些禽兽。”

     本就怒不可遏的众人,各个面带杀意,嘴里大叫道:“杀啊,杀光这些畜生。”

     战斗开始在这个风和日丽的早上,士兵的杀意惊的树林中的鸟四处逃窜。白嫣然看着眼前的精兵强将,心中不禁泛起一起豪情,随着众位士兵,拔刀便冲了上去。后面的启天兆看道这一幕,吓得面容失色,这位姑奶奶是要我的老命啊。也拔刀跑了过去,边跑边叫道:“公主等等我的,你不能上前啊。公主,你这是要老臣的命啊!”

     可是正是热血涌上心头的白嫣然哪里会去听启天兆的话,没有理会继续往前冲了上去。寨中的匪徒看着面前的士兵,不禁没有一丝慌乱,甚至还带着冷冷的笑意。尹江看着眼前的一幕总觉得哪里不对经可是又说不出来,尹江看着前面不停涌出的匪徒,心里想着无论如何一千和两千正面抗击还不依靠寨子的地形,越发觉得哪里有问题。可是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谁也不会随便听信一个百夫长的话。所以尹江也只能强压这心中的不安,只是冲的不似刚才那么快,而且叫住了身旁的郑森几人,说道:“别冲的太快,我觉得有点不对,我的直觉告诉我有危险,我们可能中了埋伏,”几人虽然不知道尹江的想法,但是心里清楚对方不会无的放矢,所以点了点头,冲的不是那么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