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WRNMVGYK"><big id="nogVt7k"><label id="zkjefnx"><basefont id="MHTBJAE"></basefont></label></big></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将计就计
    尹江看着满地的尸体,心里对自己说。这样无休止的争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转身看着郑森说道:“我总觉得这次不像是指挥上的失误,总觉得这件事情处处透着古怪,虽然不知道哪里奇怪,但是我心里面总有一种是很好的感觉。”

     郑森也一脸严肃的对尹江说道:“不管这些大人物想做什么,我们这些小人物只能迎合,至于成功还是失败,对于我们而言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不是吗?”

     尹江感叹道:“是啊,不重要。我们只是需要保住自己的命就够了。其他的确实不重要,只是看着一路上无辜村民的惨死,我心里就想压了一块大石头,始终落不下去。”

     “那就多杀几个山贼,为他们报仇,我们能做的只有这样,至于计划,战略不是我们该考虑的事情。”郑森拍了拍尹江的肩膀便去帮忙收拾尸体。

     寨中大厅,范智看着面前被俘虏的几个官兵说道:“说说吧,你们知道多少,不论多少,我都可以饶你们一命。”说完便拔出一把剑放在其中一个士兵的脖子上、

     “你们这些杂碎,想从你郭爷爷嘴里听到什么是不可能的,给我一个痛快吧。”这个士兵满脸血迹,狼狈不堪,身上的军服破破烂烂,浑身遍布着伤痕,看上去就想是被狠揍了一顿一样。

     范智二话不说就一剑划拨了士兵的喉咙,这个士兵脖子不停的喷洒这鲜血,倒在地上,四肢抽搐,不停的挣扎,没过多久就不动了。鲜血染红了地面,旁边离的最近的瞳孔一阵收缩,鲜血就这样飞溅在他的身上,吓的他动也不敢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范智把剑放在他的脖子上,范智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没那么多时间,也没那种闲工夫,不说就死。”

     士兵浑身发抖的说道:“我们真的不知道,只知道上面好像要派兵支援。”

     范智面带冷漠的看着他说道:“多少人,大概多长时间到?”

     士兵面带恐惧,哀求的说道:“我只知道扶风城打算派出了五千人准备支援我们,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愿意加入你们。”

     旁边一个年纪稍大的军人,用鄙视的眼光看着他,嘴里痛骂道:“你他娘的真没骨气,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样的孬种,这些畜生杀了那么多人,你以为他会放过我们吗?”

     投降的士兵满脸愤怒,嘴里不由自主的咆哮道:“我还年轻,我才二十岁,我家里面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母亲,我死了他怎么办?我的妻子,我刚出生的儿子。谁来照顾他们?你吗?还是你以为那些整天站在高处指挥我们的贵族?”

     范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们狗咬狗,心里不停的嘲笑着些人。嘴里说道:“说够了嘛?说够了就去死吧。”

     周围几个山贼上前就将他们压了出去,那个士兵面带苦涩,眼中泛着泪光不停的说道:“你不能杀我们,放过我吧,我可以为你们去打仗,只要你们放过我,你们留下我一定有用的。”

     范智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将剑放回剑鞘。转身对着坐在椅子上的王虎说道:“从他们口中可以知道,扶风城或许会有支援,而且人数众多。我们可能需要撤离这里,不然等对方的援军到来,我们就会被围死在这天皇山,要不了多久我们都会死。”

     别看王虎平日心狠手辣,无所畏惧的样子,好像很讲义气的样子。其实骨子里也不过就是个山贼,武力或许不错,但是听到官兵有五千人,加上原来的两千人,接近七千人,还是让他心乱如麻,满脸愁容的问道:“范先生,你觉得此事应该怎么做?兄弟们都听你的。”

     范智思绪万千,不停的在大厅来回走动,这时一个豹头环眼,身材和王虎很相似,面容也有几分相似的男子怒不可遏的将手中刀摔在了桌上说道:“怕个屁,看刚才几人孬种的样子,就是来个十个八个我也能将他们头颅斩下来当夜壶。”这人是王虎的弟弟王龙,平日就是属于有勇无谋,肌肉塞满脑袋的那种人,比起王虎少了几分城府和心机。

     王虎看着自己不成器的弟弟,打架或许是个好手,可是要和他商量个什么事情,就像是对牛弹琴,性子倔的跟头牛一样。狰狞的脸上挂着一丝怒意,指着王龙说道:“你给我坐下,你什么时候能用你那个猪脑子想问题,你懂个屁,给老子闭嘴。”

     范智这时候说道:“其实也不用过于担心,他们这是抽调那么多的人,肯定需要时间。就算从最近的扶风城调集兵马至少也要五六天,我们先别自乱阵脚,先打探情报,那么多的人,只能从大路骑马过来,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范智将一份地图打开,手指不停在地图上划着,对周围的众人说道:“如果官兵的援军真的有那么多,我们一点胜算也没有,我们为今之计。就是将逃跑路线想好,南边是一处悬崖,一眼望不到底,所以我们肯定不能从这里过去,东边就是官兵的位置,跟这里过去肯定也行不通。北边是平原,虽然四周一片空荡,可是我们的马匹不多,只有不到两百匹,如果对方用骑兵追击我们说不定会全军覆没。现在只剩下西边这里的山峡,这里道路崎岖,行走不便,易被埋伏,而且道路弯曲,不容易行走。只是周围的树木可以很好的挡住我们九百多人的行踪。但是我现在不确定对面的官兵能不能想到这一步,如果他们在两边的峭壁用弓箭和大石头埋伏我们,后面再派一支部队追击我们,我们一样死无葬身之地。”

     王虎这时候也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心事重重的问道:“那范先生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

     范智将手放于后背,深思熟虑后说道:“我觉得事情太过巧合了,我们打了一个月早不支援,晚不支援,偏偏这个时候支援,这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他们兵力充足当初为什么不直接以大量兵力强攻山寨?这不是多此一举吗?还有这次对方的将领将百人放在外面对我们不停的骚扰,虽然给我最初的感觉是以骚扰、伏击和探查情报为目的,不过这样的事情一次两次可行,对方来了不下五次,我总觉得这里透着古怪。很可能是官兵在虚张声势,但是我不能拿怎么的兄弟去赌,我们输不起。现在我们也只能按兵不动,看看形势的发展,在做决定,如过事情真到了哪一步,我们就分头跑,有马匹的兄弟从北边的平原逃,没有的就从山峡走。”

     今日就是计划的开始,因为这个时候正是从扶风城派兵的日子算起第三天的时候,白嫣然下令全军戒备。封死所有的道理,密切关注山贼的动静。并且还派了五十人左右,在必经的道路上盘查,这个地方荒芜一片,基本不会有什么人出没。只要发现就先扣押在说,不论出没的是什么人。

     “启将军,我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感觉我们似乎算漏了什么,我觉得这个计划什么地方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但是我暂时还没想到。”白嫣然冷如冰霜的俏脸,挂满了不安的神情。

     “公主多虑了,对面不过是小小的山贼而已,就算有几个聪明人,论到行军打仗他们不过是井底之蛙,只是到时候他们如果分兵逃跑,我们该怎么办?”启天兆一脸不屑的对白嫣然说道。

     “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们的目的只是歼灭他们的大部队,让他们不能怎么嚣张。至于如果他们要分兵逃跑的话,其实对于我们而言也是减轻负担的一种。我已经派了士兵联系了北边的山海城在他们必经的英雄河埋伏,只要他们敢出现,就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白嫣然眉目中透着无尽的杀意,咬牙切齿的说道。

     此时山寨中的大厅,范智和王虎正在商议什么,转头看着急匆匆跑过来的两名山贼。

     “报,从扶风城的官兵已经来了近两千人了,他们是分批过来的,一次大概五百人左右,皆是骑兵。”两位山贼俯身将最新的情报给范智所说。范智低头沉思问道:“除此之外可有其他异常?”

     其中一名山贼说道:“只是属下有点奇怪,官兵的戒备一会松弛,一会又紧密的连只苍蝇都飞不过去。不仅如此,属下发下一个奇怪的事情就是,照理来说来了两千人,那么小的营地应该人满为患。可是属下远远的看去,似乎人数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范智奇怪的问了一句:“你估计大概有多少人?”山贼恭敬的回到道:“我们在营地外观察了几天,里面似乎并没有四千多人。只是具体有多少人属下也不是很清楚。”

     王虎也有点奇怪,连忙对范智说道:“范先生,这到底怎么回事,官兵们到底在搞什么名堂,难道他们已经埋伏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范智思前想后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却又说不出来。看着焦急的王虎,眉头紧皱的说道:“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嘛,照理来说,就算这些兵马分兵潜伏,我们也应该会看出一点动静。一点动静也没有。除非.....。”

     王虎有点恼怒,焦急的说道:“都这个时候了,就别买关子了,快点说吧!”

     范智突然大笑的说道:“狸狌而已,卑身而伏,以候敖者,东西跳梁,不避高下,中于机辟,死于罔罟。这群官兵可能在虚张声势,鹿死谁手,就看这次了。既然知道他们想干嘛,不妨我们就将计就计,让弟兄们撤到山峡,山峡是一条小路两边皆是悬崖峭壁,我猜测他们一定会在两边的悬崖峭壁的树林里面埋伏我们,我们现行一步在那里设下陷阱,既然他们怎么想正面交锋,我们就给他们这个机会。”说完便将自己的计划对王虎说乐,王虎不禁感叹道。此人不愧让千人在这天皇山肆无忌惮的生存,屡次躲过官兵的清剿。才智可怕的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