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WRNMVGYK"><big id="nogVt7k"><label id="zkjefnx"><basefont id="MHTBJAE"></basefont></label></big></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那夜风情
    两人逃出山寨,在树林里很冲直撞,到处乱跑,四周一片漆黑。尹江也摸不清哪里是哪里,只能走到哪里算哪里,后面的喊叫声越来越近,尹江带着白嫣然不停的奔跑。就在此时尹江他们来到了一处悬崖边,尹江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随即说道:“不行,不能再这样跑下去,我们对这里不熟悉。在跑下去,说不定还是会落入他们的手中。”

     白嫣然冰冷的俏脸上闪过一丝绝望,便问道尹江:“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在这里等他们来抓?”

     尹江灵机一动,对着白嫣然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将你的腰带给我。”

     白嫣然冰冷的脸,闪过一丝寒意。白嫣然听到尹江的话,心里不禁想到。难道才出狼窝又进虎穴,他想在此地非礼我?我绝不能让他得逞,就算他救过我的命也不行。白嫣然大怒道:“这就是你说的保护?你这样做和山寨里面的畜生有什么区别?”

     尹江直接被白嫣然骂懵了,这都什么跟什么。随即反应过来,猛拍额头说道:“你想什么,我是打算用你的腰带和我的腰带系在一起,绑在悬崖边上的树上。他们来的时候我抓紧腰带背上你,悬挂在悬崖壁上。”

     白嫣然这才知道自己误会尹江了,白嫣然脸色涨红,狠狠的瞪了尹江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自己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她这冰冷如霜的脸色带着红色,显得格外诱人。看呆了尹江,清醒过来的尹江说道:“快点,再不快点来不及了。”白嫣然第一次在陌生男子面前娇羞的解下腰带,递给了尹江。尹江此时已经不敢在看白嫣然,他怕自己犯下弥天大错。随即便把腰带死死的绑在树上,这时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尹江急忙对白嫣然说道:“快到我背上来。”说完也不管白嫣然同不同意,背起来慢慢的吊在悬崖壁上。

     此时白嫣然的脸色就像火在烧一样,红扑扑的小脸更加绝美动人。娇羞的白嫣然心里就像小鹿乱跳一样,靠在尹江宽阔的背上,闻着尹江身上的男子味道,心跳的更快了。第一次自己和一个男子这样接触,让白嫣然心跳的更快了。尹江也好不到那里去,感受到背上被白嫣然的高耸的双峰抵住,闻着白嫣然身上迷人的味道。尹江感觉手里的力气都减弱了几分,他多想这一刻就这样停下来,可是尹江想到自己的身份,又想到白嫣然高高在上的公主身份。不禁嘲笑自己,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悬崖上传来山贼的声音:“明明看见他们往这里跑,为什么没有人?奇怪。”另一个声音说道:“鬼知道,这里漆黑一片。说不定是你看错了,走吧。”本来就是晚上,月光也不是很亮。所以山贼并没发现地上的腰带,也从来没想过他们会挂在悬崖壁上。

     尹江双手死死的抓着腰带,青筋暴起。如果那两人慢走一步,尹江就快抓不住了。听着逐渐远去的脚步声。尹江心里松了一口气,吃力的往上爬。总于两人安全的回到了悬崖边上,尹江这时候才看到白嫣然绝世的容颜,冰冷娇艳的她,脸色红润,秀目睁的大大的瞪着尹江,丰腴饱满的双峰,随着酥胸起伏,波涛汹涌,本就倾国倾城的她让尹江迷失在她的风情中。

     两人找了一个地方躺在草地上,看着天上的夜空。夜色阑珊,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那些闪烁的星星是那么平静、安详。望着白嫣然的眼睛,尹江发誓这一辈子除了尹心如以外,从来没有看过一双眼睛怎么直射到自己的心里。尹江不自觉的开口道:“公主,我从来没想过会离你怎么近,触手可及,这就像梦一场。”

     白嫣然听到这近乎表白的话,羞红了双脸。本想怒斥尹江,可是看着尹江充满欣赏的目光中不带一丝杂念,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变成:“谢谢你救了我,回去以后我一定让父亲重重酬谢你。”

     尹江看着白嫣然倾国倾城的容颜,冷如冰霜,宛如傲世寒梅。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黯然,眼神不敢在去望白嫣然,他怕自己沉浸在里面无法自拔,苦笑的说道:“谢公主,只是属下不需要什么报酬。只是单纯的想救出公主,至于重谢就不必了。”

     白嫣然听到尹江嘴里逐渐的疏远,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可是高傲的不可能对一个默默无闻的士兵说出对不起,她的自尊不容许她这样做。只是想到自己这样对一个救了自己一命的人,有点愧疚于尹江。两人都没有在说话,逐渐沉默了下来,就和夜色一样寂静无声。

     过了片刻尹江打破了这个僵局,对着白嫣然说道:“疲惫了怎么久,公主不如休息一会。我来警戒周围,你安心的休息一会吧。”白嫣然轻声“嗯”了下,便闭上美目休息了。

     尹江四处转了转,发现没有人。回来以后看到蜷缩在一起的白嫣然,像一只小猫一样,娇媚动人。尹江将自己的军服脱下来搭在了白嫣然的身上,便继续巡查周围的环境。就在此时尹江听到白嫣然一声凄美的惨叫,尹江心里暗道不好,转身就往回跑。

     回来以后尹江看到白嫣然怀抱双膝头埋在双腿之间,浑身抽动,听到她轻声的抽泣。尹江心里不由自主泛起一丝爱怜,走上前去,轻轻拍打白嫣然的肩膀说道:“公主,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白嫣然抬起头了望着尹江,千娇百媚的容颜上梨花带雨。尹江不由自主的想将白嫣然拥入怀中,细细呵护。白嫣然微张朱唇说道:“我梦见死去的士兵不断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要找我索命。我的父亲要将我处死,以示军威。在梦里我孤立无援,我从来没有感觉自己怎么无助过,也从来没有怎么害怕过。”

     “公主,不会的。死去的士兵都是为了保护你,他们不会伤害自己想要守护的人。你的父亲是最爱你的,更不会将你处死。就算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会坚定站在公主这边。千人想伤害你,我就和千人为敌。万人想伤害你,我就和万人为敌。不论是想伤害你,我就会将他千刀万剐。”

     白嫣然看着面前不算很强壮的男子,却给她一种无比安全的感觉。她知道这是他对她的承诺,他会用自己的生命证明自己说的话。不由的感动道:“谢谢你。”

     尹江站在白嫣然的前面,背对着白嫣然说道:“公主好好休息吧,我就在你身边,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任何事情的。”

     白嫣然看着气宇轩昂的尹江,心里不禁对尹江产生一丝异样。冰冷如霜的俏脸上挂着一丝笑容,安然的睡去了。尹江心里从遇到白嫣然就从未有过平静的时候,虽然他从来没有接触过男女之事,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身边这个女子。不论是被她倾国倾城的容颜吸引,还是冷若冰霜的气质迷倒。喜欢就是喜欢,不需要什么理由,也不需要什么借口,只是心中最原始的感觉。

     只是一想到自己和白嫣然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的距离。心里就传来阵阵绞痛。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自己明明没有受过任何伤,也没有流过一滴血。只是身体的感觉时时刻刻在提醒他,你的心很疼。

     同一时间,回到山寨的范智得知尹江带着白嫣然逃跑了。不由的勃然大怒,把看守尹江和白嫣然的两人一刀杀了。随即急忙对身边的亲信说道:“走,我们必须连夜走。不然的话,要不了多久官兵一定会打过来的,你们去收拾东西。我们马上从西边的山峡离开,快。”

     收拾好东西的山贼们,跟着范智就从西边的山峡离开。他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管逃跑的尹江等人,他现在只顾马上逃命。因为他知道在不逃,别说当什么城主女婿,等官兵的到来,自己就死亡无葬身之地。

     这一夜安静的让人害怕,一晚上的平静就在尹江一动不动的时间中过去了。可是尹江一点也不觉得无聊,甚至没有一点乏意。因为他知道他在守护一个,必须守护的人,他必须睁开眼保护她,也是为了在多看她一眼。他知道回营以后,也许从此就天隔一方。

     白嫣然醒来,看到如石头一样,一动不动的尹江。看着不算很高大的背影,心里不禁有些许感动,这个男人不但救了自己,对自己不离不弃,甚至舍命保护自己,白嫣然第一次除父亲以外的男子身上找到安全感。

     尹江看到醒过来的白嫣然说道:“你醒了?”

     白嫣然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小蛮腰扭动的就像水蛇一样。绝美的容颜挂着满足的表情,凌乱的头发没有给人邋遢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美丽。尹江就这样呆呆的望着白嫣然,心里不禁想到曾经在书上看到的一首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白嫣然都会想到这首诗,不由的脱口而出。回过神的尹江,猛然对白嫣然说道:“对不起,冒犯公主了。”

     白嫣然冷如冰霜的心中涌起一丝自豪,虽然从小到大听多的这样的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白嫣然看到尹江一脸认真又痴迷的眼神便从心里涌起一阵自豪,冷傲的白嫣然,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脸上却面无表情的说道:“好了,我们该出发了。”

     两人从山上一直往下走,沿涂看到不少山贼的尸体。从地上的痕迹可以看出昨夜的打斗是多么的激烈,不少树上都留下了深深刀痕,有的尸体一个脑袋上就是七八道刀痕。还有不少的尸体不是缺胳膊就是断腿,死状凄惨无比。

     地上的惨状并没有让白嫣然心里泛起涟漪,想到自己的士兵就是这样惨死在这些山贼手里。白嫣然恨不得让他们活过来,在杀他们一起。贝齿紧咬着红唇,双目喷出了愤怒无比的怒火。看道这一幕的尹江心里知道,白嫣然心里充满了仇恨。可是尹江不希望这样,他不想让一个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来承担这一切。只是看到白嫣然充满仇恨的双眼,尹江知道现在自己不论说什么都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