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WRNMVGYK"><big id="nogVt7k"><label id="zkjefnx"><basefont id="MHTBJAE"></basefont></label></big></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让师叔祖来点化你
    名叫冯远的弟子大惊失色,往后跳一步,刻意和方乙保持距离。

     其他几个弟子见了不明所以,见冯远如临大敌,又见来人陌生的很,莫非就是冯远口中那个拥有山精邪祟血脉的蛮夷野族?

     果然,冯远惊声道:“诸位师兄弟,此獠就是方乙,大家小心,切不要中了他的道。”

     “什么?他就是方乙?”

     “此人就是蛊惑周师伯,迫害程师叔的蛮族野人?

     七个不明真相的弟子纷纷拔剑,一脸警惕凝望方乙。

     野人?

     野你妹啊?

     老子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宠儿,天朝的花朵,怎么到了你们这群白痴口中就成了野人。

     说起来,武侠大陆虽然拥有夺天地造化的侠道,但文人风俗简直太过落后,不是封建胜似封建,在小爷看来,你们特么的才是蛮夷土著!

     这个冯远方乙有印象,正是昨日跟程不扬一道的弟子之一。

     他干咳一声,背负双手,板着脸道:“胆敢在此悖论师叔祖,尔等该当何罪。”

     冯远现在想起方乙昨日的种种行为,尤其是把身为九星侠士的程不扬气得吐血三尺,就有些气馁,那一幕已经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

     连程师叔那样的高手都被他气伤,我能是他的对手吗?

     “众师兄弟不要怕,这里是归云剑派,此獠胆敢露出真面目,无疑找死。”一名弟子一脸正色道。

     冯远一听,恍然大悟。

     对啊,这里是归云剑派,他就算有周叔通那个疯子撑腰,还敢对咱们这些根正苗红的弟子出手不成?

     再说,这小子昨日就算被师傅他老人家亲自迎上侠榜,可也就是个三星少侠,咱们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五星少侠?

     “众师兄弟,结归云剑阵,若他有不轨企图,齐齐出手!”冯远大声道。

     “结归云剑阵!”

     顿时,冯远和这几名弟子摆成一个特殊的阵列,将方乙围在中心,纷纷举剑怒指。

     方乙自然不会自大到能够对付这些修习侠道多年的弟子。

     他听周叔通提起过,归云弟子的实力至少是五星少侠,而他目前只有四星,虽然他的震天锤看起来威力不凡,震动式也够强悍,但还未真正实验过。

     而方乙当然也没有退缩的意思。

     “我的复制之眼,只有不断接触到新的武学,才能让我复制更多的招式,并且还能触动侠道奥义,眼前这些弟子虽然实力不咋地,但应该都有个三招两式傍身,这可是个大好机会。”

     堪比写轮眼的右眼,复制武学乃至完善所看的招式,一切都在极短的瞬间,除了方乙无人能发觉。

     “住手!”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归云峰顶传下。

     冯远等人听了俱是精神一震,齐齐朝着峰顶方向弯腰鞠躬,不知何时,一袭月色长袍的老者韩古月站于距离众人十丈之外的一块巨石之上,背负双手,不怒自威。

     “尔等欲要行犯上作乱之事?”韩古月的声音如天雷滚滚。

     声音仿佛带有无尽的威势,让人心神震动,惊得冯远胆寒。

     方乙却浑然未觉,想来这位掌门能控制威势,而没有影响到他,不愧是一派之主,深藏不露。

     “徒儿不敢。”冯远等人低着头。

     “哼!方乙师叔祖是你们周师叔的师尊,连本掌门都要尊称一声师叔,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对师叔祖出手,嗯?”

     “我等知错,忘掌门恕罪。”冯远等人连忙跪拜,大气不敢喘一声。

     韩古月冷哼一声,继续道:“日后若再让我听到你们对方师叔祖口出不敬,统统逐出山门!”

     冯远和那几名弟子脸色大变,头埋得更低了。

     韩古月严肃的脸色缓和下来,面带微笑的朝方乙遥遥拱手:“方乙师叔,劣徒们多有冒犯,还望海涵。”

     这一刻,方乙只觉得怪怪的,心里有些发毛。

     若说昨天韩古月是看在周叔通的面子上,亲自迎接,并在他的主持下将方乙的名字登上归云侠榜,那么现在看来,这韩古月对他也太好了吧。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可偏偏方乙在这位归云掌门的表面上,找不出一丝伪善的痕迹来。

     要么说此人的演技爆表,是奥斯卡影帝级的,那要么就是这人真的是个大善人,对他视若至亲。

     韩古月是一派掌门,实力应该比周叔通那老疯子只强不弱,怎么会对自己这个素未谋面且来历不明之人如此善待?

     看来要多留个心眼。

     “哈哈哈,掌门说笑了,小子我只是传授了点微末技艺给周叔通前辈,岂敢妄自称大。”方乙也有模有样的拱手回礼,可等他一抬头,却见那巨石上哪里还有韩古月的影子。

     “这老家伙是路过还是特意来为我解围的?”

     将这份疑惑放到一边,方乙咳嗽一声,双手叉腰,指着仍跪拜在地的冯远等颐指气使道:“都起来吧!”

     冯远他们见掌门已走,俱是不甘心起身。

     “嚣张个球,不就是蛊惑了掌门师尊么?”

     “就是,等有一天露陷,看我等不将你剁成肉酱,证道天地!”

     几人面露不服,低声窃语。

     方乙也不生气,他心如明镜,但凡任何团体或组织,都有排外心理,表面上他们不敢对他怎么样,估计心里都能把他祖坟骂炸。

     “你们一个个,没听到掌门刚才说什么?倘若再嚼舌根,全将你们逐出师门。”方乙微笑着说。

     冯远等人皆是脸色一变。

     逐出师门可是很惨的下场,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名字从此在归云侠榜上被抹除,不受此地侠道认可,失去了武侠的资格,也意味着被废除一身侠道修为。

     “看来你们对本师叔祖颇有成见,无非认为师叔祖可能是外族,且实力卑微,能在你们头上作威作福,都是仗着周叔通的缘故,对不对?”

     几名弟子不否认也不承认,一副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表情。

     “哼!”

     方乙忽然脸色一黑,让对面几人菊花一紧。

     怎么,这厮莫非真要去告诉掌门师尊,说待他老人家离去后我们又说了这厮坏话?

     但方乙接下来的话,虽然让他们如释重负,却也是被雷得不要不要的。

     “你等休要听冯远这个鳖孙子胡说,周叔通拜我为师,不仅是因为本师叔祖英明神武,威武不凡,更是因为本师叔祖能够指点他的武学,今RB师叔祖心情好,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把你们毕生所学统统在我面前展示一番,若在我方乙的指点下没有半点精进,我便就此离开归云剑派!”

     噗!

     众人欲要喷血。

     你一个三星少侠,还妄想来点化我们这些至少是五星级别的少侠?

     尤其是冯远,他可是知道,这厮之所以能有三星少侠的成就,除了侠榜题名之外,最主要的是因为周叔通那老疯子诚心一拜。

     方乙对众人鄙夷冷却的目光毫不在意,继续道:“排好队,让本师叔祖好好点化你们。”

     这几名弟子对视一眼之后,暗地达成默契。

     也好,咱们就给这个化外蛮族展示一番,看看咱们人族五盟的武侠的英武神姿!

     只见一个弟子率先出列:“弟子胡硕,请师叔祖指教。”

     这人嘴里虽然叫着师叔祖,可傻子也能听出这三个字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看好了,呔!”

     名叫胡硕的弟子一声轻吒,手里长剑连连刺出,身形如飞鸟出林,短短三息时间便舞出七朵剑花。

     在旁观弟子一阵叫好声中,谁也没有发现,方乙的右眼一闪即逝亮起一道红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