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WRNMVGYK"><big id="nogVt7k"><label id="zkjefnx"><basefont id="MHTBJAE"></basefont></label></big></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周叔通的质问
    和柳燕分开后,方乙回到了竹林小屋。

     “呃……”

     方乙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惊叹号。

     这特么还是周叔通居住的那个青竹林?

     只见竹屋四周的青竹林,遭人蓄意破坏,连根砍断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景象此刻变得光秃秃的,到处是竹桩。

     咔嚓!

     清脆的劈裂声响起。

     方乙嘴角一扯,却见在一堆砍伐好的青竹旁边,嘴里叼着一根烟卷的周叔通,正兴致勃勃的挥动柴刀,将一根根青竹当中劈开,然后小心翼翼的取下其内的竹膜,在他的脚下,铺好的竹膜堆起了一尺多高,着显然需要多少青竹才能堆起如此数量的竹膜。

     这一刻,方乙的内心是罪恶的。

     以竹膜卷烟草,是能够添加几分青竹的清香,但这样无疑太过浪费。

     一根青竹能取出多少竹膜?

     方乙之前向周叔通演示烟卷的制作方法,是手中没有纸张,所以才突发奇想,以竹膜来代替。

     没想到老疯子有样学样,短短一两个小时就砍光了一大片竹林,让原本优美雅致的竹林小屋显得格格不入。

     “小师尊,你可回来了。”周叔通抬头擦拭脸上的汗滴,看见了不远处怔在那里的方乙,当即挥手呼喊起来。

     老家伙脚下一点,便身轻如燕般飘至他面前。

     “怎么样小师尊,嘿嘿!你看如此之多的竹膜,我大致计算了一下,至少能制作出两百根香烟来,我厉害吧。”周叔通一脸洋气,像极了在大人面前邀功的孩童。

     方乙合起张大的嘴巴,心中腹诽起来,仅仅两百根香烟你就砍掉过百根竹子,弄得满地狼藉。

     而仅仅两百根烟卷,对于你这种一口气嘬到腚心的人来说,能管个三四天就是顶了天。

     到时候,你个老家伙岂不是要将整片竹林砍伐殆尽?

     “这事得怨我啊,谁让小爷没有告诉他用纸可以代替竹膜呢?”方乙心下哀叹,旋即他意识到一件极可怕的事情,当下四下观望,生怕那个名叫闯儿的母暴龙突然杀出来,将他暴揍一顿。

     周叔通看出了他的顾虑,低声哂笑:“你放心,闯儿这个时候一般都在后山练武,不知道这里的事情。”

     方乙拍拍心口,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情。

     “不对,周老头,你孙女终归是要回来的,到时候该怎么解释?”方乙又惊呼起来。

     “这……”周叔通支支吾吾,干脆摆摆手:“管她呢,反正砍都砍了,大不了到时制作出的香烟,分那妮子一半。”

     方乙心里那叫一个晕!

     像周叔通这样的,也算是奇葩中的奇葩了,真不知道她那个貌美倾城的孙女是怎么被他养育大的。

     事已至此,方乙也懒得管,反正到时候出了事,有周叔通顶着。

     再怎么说他好歹是周叔通的师尊,那母暴龙当着周叔通的面,也要称呼他一声师祖,晾她也不敢太造次。

     周叔通嘿嘿一笑,接着将他先前搜罗来的烟草细细分好,按照方乙的方法,赶制烟卷去了。

     而方乙百般无聊之下,想到自己似乎忘了一件事。

     当下他避开周叔通,来到远处一块空地,从地面上拾起一根竹纸,深吸一口气,精神高度集中起来。

     顿时他的脑海里,一个个密集的画面呼啸闪过。

     呼!

     呼!

     ……

     方乙手中竹枝挥舞起来,淡淡的侠气波动四散,而他本人动作干净利落,轻轻一抖手,便分出三朵剑花。

     若是周硕在此,必能吃惊的发现,方乙此刻所施展的招式,正是穿花剑法。而方乙的招式动作,比周硕灵巧刚硬太多,随着步伐移动,手中竹枝代剑,到最后,竟然舞出了十二朵剑花出来。

     这还是他侠道修为仅为四星的缘故,若是和周硕一样为六星少侠,方乙有自信能舞出至少三十朵剑花来。

     这也是复制之眼的神奇之处。

     周硕等人当着他的面施展武学招式时,他的右眼便不留痕迹的将其一一复制下来,永远的刻画在他的脑海深处,让他随时能施展而出。

     而且复制之眼有完善武学的牛逼能力,所以方乙所施展的穿花剑法,精妙远非周硕所比。

     当然,方乙指点周硕,也没有完全指点透。

     正所谓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再说,若是他表现太过,未免会让人怀疑。

     虽然周叔通还有那个掌门表面上待他不错,终归在方乙心里是个外人,身处这规则奇特的武侠大陆,方乙不得不处处留心。

     嗡!

     穿花剑法完整演练一番后,天地侠气携裹着‘博学武技’四字,从天而降。

     随后,方乙又演练出霸王刀等六种招式,天地侠道依次降下六次博学武技奥义,使得他的修为慢慢逼近五星少侠级别。

     虽然之前通过复制之眼就已经深深掌握并完善穿花剑法等七种招式,但只有正真在现实演练出来,才会触动侠道奥义,并以此降下精纯侠气。

     “呼!”

     演练完毕后,方乙长出一口气,掌握新的武学后,也就意味着自身多了一些自保之力。

     再说,自清晨那个东方青白的出现,方乙已经将对方列为敌对,只有不断提升实力,才有可能探出对方脚踏三星的隐秘,这可是关乎到他能否重返地球与至亲团聚的大事。

     “唔!哇靠,你吓我一跳!”方乙一转身,便看见周叔通那一张满是油腻胡须的老脸,近乎贴到他的鼻子,吓得不轻。

     周叔通如看怪物一般,凝视他,道:“我记得,你侠榜提名时,唤醒的侠兵是锤?”

     “没,没错啊,是锤。”方乙支支吾吾,退一步,老疯子便进一步,始终与他保持一指距离,一双牛眼死死瞪着他。

     “可你怎会如此熟练的施展出剑法刀法等招式?”

     方乙连退数步,嘴硬道:“那个,你师尊我英明神武,天骄绝代,修炼个剑法刀法又能咋地?”

     周叔通冷哼一声,目光仿佛看穿方乙的内心,沉吟道:“我所看不假,你方才施展的有穿花剑法、霸王刀等等我归云剑派的武学,普通弟子想要修炼到你这样的程度,至少要十五年光阴,毫不夸张的说,你对这七招武学的理解,已经赶上门派里的一些长老了。”

     方乙微微皱眉。

     显然周叔通已经发现端倪,现在就等方乙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老家伙的名字在归云侠榜上位于顶端,与掌门齐名,归云三大侠客之一,实力高深,洞若观火,想要在他面前扯淡还真不是一件易事。

     当然,方乙是不会将复制之眼说出来的,无论周叔通有没有恶意,对任何人都不能说。

     “哈哈,老乞丐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忽然,周叔通憨笑起来,拍拍方乙的肩膀:“小师尊别紧张,你说的没错,你英明神武,天骄绝代,对归云剑派的粗鄙招式自然是信手拈来。”

     方乙翻了个白眼,不知道老疯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然他喜欢装傻,那方乙也懒得去编排理由。

     “老家伙,我回来啦!”

     这时,一个欢快的生意传来。

     方乙和周叔通神情同时一紧。

     紧接着,一声刺耳的尖叫传遍四方。

     “老家伙,这是谁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