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WRNMVGYK"><big id="nogVt7k"><label id="zkjefnx"><basefont id="MHTBJAE"></basefont></label></big></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情况
    路弯弯吃东西的样子非常秀气,哪怕是薛楷在喂她,她依然吃的很有美感,小口咀嚼吞咽着,无端的取悦了薛楷。

     两人也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吃着,虽然安静却也不尴尬,将碗里最后一口咽下,薛楷体贴的帮她用纸巾擦干净,哪怕是做这些琐事,他看起来依然很优雅。

     ''你因为躺了很久,虽然醒了,但还需要一点时间康复,可能还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薛楷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耐心的解释道。

     路弯弯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虽然不喜欢待在医院,但她也没有办法,只是,出院后她又该住到哪里呢?

     看着路弯弯皱起的眉头,薛楷有些不明所以,''你醒过来的消息我还没有跟你家人说,如果你想见他们我帮你打电话。''

     提到家人路弯弯的心里有些复杂,那个家似乎没有什么人回惦记她吧,继母跟妹妹向来不喜欢她,爸爸心里有她但到底也顾忌着她们。

     还没等路弯弯回答,薛楷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路弯弯也看不出来什么。

     ''你先休息,我出去接电话。''说完就站起身离开。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丈夫,路弯弯一点都不了解,连名字都不清楚,但她现在也没有心情探究,对于她来说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爸爸了,说不想是不可能的。

     在异世的这么些年,她看尽了人的各种丑恶嘴脸,心里也早就放下了对爸爸的那些成见,当初是妈妈出轨在先,后来爸爸也只是想过好自己的生活,她没有权利说什么。

     想清楚之后她也轻松不少,正好薛楷推门进来,边往里走边说道;''明天我妈也就是你婆婆会过来看你,我会给你爸打电话,让他下午过来。''

     他并不是征求路弯弯的意见,只是说自己的决定,路弯弯并不高兴,但这么多年的异世生活,她学的最透彻的就是不动声色的忍耐。

     ''不好意思,我刚醒,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我想你妈妈应该也不会喜欢我这样的媳妇,太早见面并不好。''

     路弯弯说话的语气并不强硬,但也很明显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薛楷挑挑眉,觉得妻子的性子跟自己调查的似乎有出入。

     ''是我的错,我叫薛楷,盛世的总裁,今年33岁,至于我的家庭背景,我觉的不是很重要,你也不要担心我妈,她虽然不是那么好相处,但也是个讲理的人,我们的婚姻是我做的主,她不会怪你。''

     薛楷介绍的很简单,但是路弯弯却吓了一跳,即便是她昏迷了两年,关于盛世她也是知道的,她好像一不注意就嫁进了豪门。

     薛楷说完话抬起手看看手表,''时间不早了,我明早还有个会议,医院这边有护士会照顾你,手机也给你准备好放在床头,我跟张秘书的号码都存进去了,你有事可以随时找我。''

     路弯弯转头看到了手机,她毕竟才消化掉结婚的事,晚上要是薛楷在这里,估计她也没办法好好睡觉的,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薛楷拿起放在凳子上的外套,跟路弯弯打过招呼,转身往外走,对于这个妻子,他喜欢她默默无声的陪伴,也愿意试着接受醒过来的她,但现在,还真没有其他什么感觉。

     看着关上的病房门,路弯弯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她的心情,曾经她很想早点结婚,想有自己的家庭,可现在的情况总是让她有些接受不能。

     ''薛太太,我是李护士,现在可以进来吗?''敲门声打断了路弯弯的沉思,''请进。''李护士笑眯眯的端着盆进来。

     ''薛太太,我是来帮你擦洗的,现在可以开始吗?''路弯弯点点头,她虽然很想洗澡,但身体确实还太虚弱了,李护士的身材娇小,她也不想麻烦别人。

     薛楷从医院出来,直接让司机把车开到大宅,此时薛家的大宅客厅灯火通明,薛楷下车,漫不经心的往里走。

     一进门就看到家里的人都在,''一个个的怎么都在,这是要三堂会审?''说着便走到他妈身边坐下。

     ''二哥,我二嫂真的醒了吗?我们都是想知道情况的。''薛楷的小妹薛雲率先问道。

     ''嗯,是醒了,这不是好事吗?''薛楷是真的不觉得这件事情有多严重,看着儿子满不在乎的表情,顾蓝没好气的对着儿子说道,''当初你要跟个植物人结婚,我们都不同意,现在人家醒了,你说说你是怎么打算,你还想不想好好过日子了?''

     ''是啊,小楷,你年龄也不小了,你这样不安生过日子,你让妈怎么放心,爸虽然不在了,但你要是还不着调,我可是不会客气的。''薛泽板着脸说道。

     薛雲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吐着舌头,薛楷很是无奈,''你们放心吧,我这人最怕麻烦,况且,是我自己娶回来的老婆,总是要过过看。''

     听到儿子表了态,顾蓝也就放心了,她虽然不知道儿子在部队发生过什么事,现在她也只想让他好好过日子,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人陪,就算儿媳家世什么的都不好,也总比儿子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好,她终究是要比儿子先走的。

     ''妈,我跟弯弯说过了,你们明天自己去医院看她,雲雲也去,别吓到她了。''薛楷想到路弯弯小小瘦瘦的一把,还是觉得有必要说的。

     顾蓝没好气道,''还要你说,我明天跟你大嫂还有雲雲一起去,也算是表个态,人家姑娘稀里糊涂的嫁给你,家里人也不省心,她也是个乖巧可怜的。''

     ''瞧我哥啊,好像我会欺负他老婆似的,放心吧,进了我们薛家门就是我们薛家人,我薛雲会护着的,就是这嫂子还没有我大呢,有点叫不出口啊。''

     路弯弯24岁出的车祸,现在也就26岁,薛雲已经28了,难怪她会这么说。

     ''那也是你嫂子,别没大没小,大嫂呢,怎么没有下来。''他们家庭和睦,彼此间的关系都不错。

     ''她带着佳佳回娘家了,我岳母生病了,明天去看弟妹的事情她知道,好了,不早了,都会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看了人回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