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WRNMVGYK"><big id="nogVt7k"><label id="zkjefnx"><basefont id="MHTBJAE"></basefont></label></big></canva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温馨相处
    薛楷说话时很真诚,路弯弯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与他的相处,可到底还是感受到了他的诚意。

     她也不说话,低着头似乎默认了薛楷的安排,两人虽是最亲密的夫妻关系,可到底还是生疏了些,一时间病房有些安静,好在气氛不算尴尬,薛楷拿起沙发上的书继续看了起来。

     可能是洗髓时耗费了不少精力,路弯弯在薛楷的翻书声中,就这么睡着了,薛楷抬头见她睡熟,轻手轻脚的起身帮她把被子盖好,靠的近了些,不免闻到她身上的香气。

     薛楷无声的挑眉,这香气虽然浅淡却极好闻,不像是人工化学品,想到是她的体香,薛楷不免有些燥热,他是个正常男人,以前也有固定的女伴,可他向来不重欲,结婚后更是因为为了顾及妻子的感受,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疏解过。

     看着路弯弯的睡颜,薛楷站起身,一边松领带一边往阳台走去,他需要透透气,心里也疑惑她对自己的吸引力,好在这并不是坏事,他们是合法夫妻。

     路弯弯这一觉睡的异常香甜,如果不是薛楷叫她,只怕晚饭她都要错过了,看着薛楷不免有些羞赫,“不好意思,一下子睡过了。”

     薛楷很有耐心的布置着碗筷,“没有关系,先吃饭吧,一会儿推你出去走走,你觉得可以吗?”路弯弯眼睛一亮,“好啊,我的身体没事,也想出去透透气了。”

     她的微笑犹如桃花绽放一般,意外的惹眼好看,薛楷心不由一紧,他不得不承认,娇俏温柔的妻子很对他的胃口。

     一顿饭两人并没有太多交流,但却异常的和谐温馨,薛楷有种很放松的感觉,放下碗筷薛楷自觉的去衣橱拿出路弯弯的外套。

     “天气早晚还是有些冷,你穿上外套保险一点。”又看到她似乎不认得这件衣服,好脾气的解释道,“衣橱的衣服都是我让人准备的,家里也有,等你回去自己在挑一些让他们送来,可能我买的会不合你心意。”

     路弯弯非常感激他的细心,浅笑着说道,“衣服很漂亮,谢谢你。”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她是他的妻子,应该慢慢适应这一切,没有必要推辞。

     薛楷欣赏她的大气坦然,不免又多满意一分,以前他很享受照顾昏迷不醒的她,现在清醒的她似乎也不错。

     将轮椅推出来铺上毯子,路弯弯刚掀开被子想要自己坐上去,就被薛楷阻止了,他弯下腰将她抱了起来,虽然还隔着衣服,但那绵软温润的触感,还有好闻的馨香扑鼻而来,薛楷不免有些沉醉,路弯弯却是羞红了脸。

     在异世时她虽然名义上是通房,实际上却因样貌普通并没有侍过寝,要不是因为一手好厨艺,说不定早已死去,与男人这样亲近也是头一次,耳根有些发烫,路弯弯有些恼恨自己的不争气,薛楷却很愉悦。

     “我们是夫妻,怎样亲密都是应该的,你昏睡时我也帮你换过衣服洗过澡,不用觉得害羞。”他不说还好,一说路弯弯的脸更红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你别说了,我们快出去吧。”

     她的语气有些恼羞成怒,薛楷却觉得很有成就感,还是这样的她鲜活,“好的夫人,我们这就出发。”推着她不慌不忙的往外走。

     医院的花园里人不少,似乎都是吃过饭遛弯的,春风拂面,路弯弯惬意的闭上眼,薛楷随手摘下一朵不知名的花,小心的插在她的发间。

     路弯弯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他,薛楷解释道,“很漂亮,也很适合你。”路弯弯忍不住用手摸了摸,露出浅淡的微笑,接受了他的好意。

     虽然两人的话不多,但在一起却都觉得很舒服,就如同多年的夫妻般,也许没有浓烈的爱意,却也异常美满。

     等到天微微有些黑了,薛楷就推着路弯弯回了病房,路弯弯看见他们吃的残羹冷炙已经被收拾干净了,她也不多问,肯定是薛楷安排的。

     “你先去洗漱,我刚好要打个电话,自己可以吗?”薛楷关心的问道,路弯弯点点头,“我可以的,你先忙你的。”

     她起身拿好换洗衣服走进了卫生间,看她进去薛楷这才打电话,他要陪妻子就全心全意的陪,什么公事都没有处理,这会儿要把该布置的东西说说了。

     路弯弯进了卫生间,脱下衣服一看,果然衣服上又有了一层浅淡的黑色,异宝还在心脏处发着光,她没有任何不适,也就不再管了,想着晚上两人同床共枕她还是有些不自在,好在她没有康复,应该不会发生点什么吧。

     当路弯弯擦着微湿的头发,脸蛋红扑扑的走出来时,薛楷已经把事情处理好了,路弯弯走的非常慢,虽然穿着有些宽大的睡衣,但在薛楷眼里却有种娉婷的美感,整个人看上去乖巧极了。

     路弯弯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我洗好了,你也去洗漱吧。”薛楷一边解手上的手表一边点头,他将西装外套脱下来放在沙发上,路弯弯自觉的转过头。

     等他进卫生间,路弯弯才觉得松口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看起来很儒雅的一个人,路弯弯却总是觉得有压力,她直接躺进被窝里,还没有痊愈总是要好好养养的。

     薛楷的动作非常快,不一会儿就听见里面传来吹风机的声音,听着嗡嗡嗡的声音,路弯弯有些昏昏欲睡,正当她快要睡着时,薛楷走了出来。

     他穿着宽松的睡袍,头发吹的半干,跟平时不一样的是他并没有戴眼镜,整个人看起来很是锐利,路弯弯看的有些心惊。

     “你怎么没有戴眼镜?”她有些傻傻的问道,薛楷笑着往床边走,“我本来就不是近视,那是装饰品,况且,睡觉还戴什么眼镜。”

     说话间他已经走到了床边,掀开被子往床上躺去,路弯弯有些不自在的往旁边让了让,薛楷盖好被子转过头看向路弯弯,两人四目相对。